md2.pud 麻豆传媒官网

> 江湖枭雄

随着苑老二帮杨东疏通了省厅老谷的关系,黄硕的案子终于有了眉目。

当初小包死在南久旺丹酒吧后巷的案子,黄硕和魏立刚两人,都被列为了参与案件的嫌疑人,但是现在魏立刚已经没了,而且经过法医和痕迹专家的鉴定,已经确定包图吉身上那致命的几刀,部都是魏立刚捅的。

如此一来,在没有了主要嫌疑人的口供之后,黄硕涉嫌参与凶杀案的证据就成为了孤证,最终根据疑罪从无原则,认定为犯罪事实不清,证据不够确实、充分,不予立案。

黄硕虽然摆脱了凶杀的嫌疑,但是在案发当晚,也确实跟小包那边的一伙人发生过群体性冲突,但这件案子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,成佑赫那边没盯着,小包的那些朋友也都被罗汉出面连哄带吓唬的不予追究,而且当天晚上的事,本身就是由那个叫做李鑫的青年引起的,所以杨东跟在看守所里的李鑫通了个电话之后,李鑫直接就很痛快的把事给扛了,不仅是因为杨东给李鑫许诺了一些利益,同时也因为李鑫心里清楚,杨东既然找上了他,这种事他不配合,只会更遭罪。

案件进展到这里,也就算进入了尾声,杨东连续跑了几天关系,最终也把事情办了个大概,黄硕会以群众斗殴的罪名被移交检察院进行起诉,但李鑫那边的人直接扛下了第一到第四被告,所以黄硕宣判的时候,大概率会背个缓刑。

这种结果,跟杨东想象当中的大相径庭,因为他之前不遗余力的要找到魏立刚,就是为了能把黄硕他们干干净净的摘出来,此刻事情尘埃落定,黄硕和腾翔他们判缓儿几乎是肯定的了,虽然也不算光彩,但总比牵涉进命案当中要好得多。

……

这天晚上,杨东订了一家档次相当不错的酒店,摆了一桌酒席用来招待在黄硕这件案子上费心费力的朋友,云丹贡布、龚家明和苑老二等人,也都赫然在列。

因为这顿酒是喜庆酒,所以席间的气氛也相当轻松,杨东说是感谢,但是能在这种案子上给他帮忙的人,也都是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,而杨东自然不可能端着酒杯感恩戴德的到处道谢,所以这顿饭说白了,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喝顿酒,聊聊天,算是尽到了礼节,而杨东心里也清楚,这种人情拿嘴是还不上的,以后别人有困难找到自己的时候,他也得往上顶。

人情世故,无外乎如此。

“二哥,我已经让天驰订好会所了,吃完饭,咱们换个地方坐坐啊?”杨东等饭局快要进入到尾声的时候,凑到苑老二身边,轻声嘀咕了一句。

绿裙喜人的长发及腰文艺美女

今天在场这些人,大多都是官身,肯定不可能堂而皇之的跟杨东出去扯犊子,虽然杨东本身也对这种应酬没有太大兴趣,但他知道苑老二挺喜欢玩,所以就主动让林天驰安排了一下。

“行啊,要是想去,那咱们就转转呗!”苑老二咧嘴一笑,随即话锋一转道:“小东,正好咱俩今天遇见,我跟说个事呗!”

“说!”杨东闻言,坐在了苑老二身边的空椅子上。

“是这样,前一阵子,我不是介绍了我媳妇家里那边的一个远亲,去的公司借了八百万的过河钱吗!他这次的坎没过去,公司破产了!”苑老二点燃一支烟,继续道:“前两天,他找到了我家里,想让我跟打个招呼,希望能多给他一些时间!”

“二哥,放心吧,既然是介绍来的亲戚,我肯定不能逼他!我这边从来也没催过这件事!”杨东最近一段时间都在跑黄硕的案子,确实也没怎么理会公司那边的业务,他个人更是没关注过付敬兴。

“我知道!我找说的不是这件事!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我自然也不会厚颜无耻的要求承担别人的损失,我跟付敬兴聊过了,他这次遇见的坎不小,想翻身肯定很难了,所以他想让我跟打个招呼,看能不能把抵押物交给他自己处理,出售变现之后,他优先把三合集团的欠款还了,至于剩下的,也能让他拿着做点小生意!”苑老二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给杨东讲了一遍。

“可以,都说话了,那有什么不行的!一会我就打电话,吩咐一下这件事!按的意思去办!”杨东听完苑老二的话,果断的点了点头,杨东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,虽然从来没放过高利,但是做生意初期的时候,却没少在外面抬钱,对于这个规矩也明白。

放贷这个行业的生存法则,无外乎巧取豪夺,许多底层放贷的人,用的都是一些比较黑心和操蛋的手段,如果付敬兴这次遇见的是那种人,那抵押物肯定就要不回来了,但杨东并不是那一行的人,而且也比较讲道理,最主要的是,付敬兴去三合集团借钱,本身就是苑老二介绍的,杨东在苑老二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的情况之下,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。

“哈哈,那就麻烦了!放心,我跟付敬兴打过招呼了,等他把房产和车卖了之后,会付给年的利息,同时也会给们一些额外的补偿!”苑老二在跟杨东说这件事之前,就知道杨东肯定会点头,笑呵呵的答了一句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跟付敬兴都是亲戚,何况我也不以这种方式发财,这钱我就不要了!”杨东坚持了一句。

“不用想着我,我没必要卖付敬兴的人情,该给的钱,就拿着!”苑老二一点不让杨东吃亏的开口。

“我听的!走吧,时间也差不多了,咱们换个场子聊天!”杨东见许多宾客已经准备离席,笑眯眯的招呼着苑老二起身离开。

……

市内的某处单身公寓里,欧阳昭庆洗完澡之后,就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前,打开台灯看着伍德里奇编纂的《计量经济学导论》,身为一名球顶尖大学出身的学霸,欧阳昭庆这么多年来,始终有阅读的习惯。

“铃铃铃!”

就在欧阳昭庆阅读正酣的时候,书桌上的手机忽然响铃,打乱了他的思绪,欧阳昭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发现打来电话的人是集团法务部的负责人,把书签夹在书里拿起了手机:“老郝,怎么了?”

“欧总,有件事,我通知您一下,刚刚杨总给我来电话,说了一下付敬兴的事!”法务部的老郝阐明来意,继续道:“杨总跟我说,让我处理一下跟付敬兴的合同,把他抵押的房产和车辆手续退给他,由付敬兴自己处理!”

“退给他,为什么?他还钱了?”欧阳昭庆听见这话,微微挑了下眉头。

“没有,我问过财务了,付敬兴的钱并没有归还!但杨总说了,让集团这边把抵押物退回去,由付敬兴自己变卖,然后把欠的钱还回来!”

“胡闹!”欧阳昭庆听见这话,脸色又阴沉了不少:“没跟杨总说,咱们已经把这件案子起诉到法院,明天就该开庭了吗?”

“别提了!我把这件事告诉杨总之后,他给我一顿训!说这件事就是朋友之间的正常借贷,我整的太上纲上线了,我这边还没等解释,他就扔下一句话,让我抓紧撤诉,这事按照他的意思办,然后就把电话挂了,唉……”老郝叹了口气:“那说,我这边应该咋整啊?”

“没事,不管他!案子都已经诉到法院了,继续走流程!”欧阳昭庆犹豫了一下,果断做出了决定。

“这样合适吗?杨东那边都下了死命令了,我如果违背他的意志,那日后这工作还怎么干啊?”老郝心里有些没底。

“杨总是三合集团的所有者,这没错!但他董事长的职责,是负责监督公司日常运作,在行政工作方面,他没有决策权,这件事我能做主,而且是直接负责人,按照我的意思办,如果杨总那边有什么问题,我去跟他对接!作为执行者,不用承担任何责任!”欧阳昭庆斩钉截铁的回应道。

“行吧,那我还用给杨总回个电话吗?”老郝进入三合集团,就是欧阳昭庆招聘进来的,作为中层领导,他夹在杨东和欧阳昭庆之间,谁也得罪不起,所以此时也相当闹心。

“不用!以他的性格,要是给他回了这个电话,他肯定还得阻止!这事不用告诉他!等明天开庭之后,这事他会知道的!”欧阳昭庆否决:“这是商业行为,不是过家家!”

“那他过后问我,我咋说啊?”老郝机智的追问道。

“就跟他说,跟我打过电话,我说自己会亲自跟他交涉!”欧阳昭庆知道老郝这是怕担责任,所以毫不犹豫的把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!您忙!”老郝听见这话,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地了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“哗啦!”

欧阳昭庆结束跟老郝的通话之后,并没有给杨东打电话,而是拿起了桌上的书,继续翻阅起来。